• 目录
  • 本版
  • 往期
  • 分享
  • 客户端

第T06版:走向复兴——红星照耀下的苏城100年简史·浴火新生

第T06版:走向复兴——红星照耀下的苏城100年简史·浴火新生 2021年07月01日

解放伊始,面对园林毁损古迹凋零的现状,以谢孝思为主任的苏州市园林修整委员会,受命开始了一场针对园林名胜和古迹的“抢救性保护行动”——

留园重生:从瓦砾场到传奇

  留园一角。 (资料图片)

  留园,建于明代万历年间,园主历经明朝太仆寺少卿徐泰时、清代右江兵备道刘恕,以及后来名满天下的盛氏。几任园主对造园皆有见地,几经沉淀,造就了这座苏州古典园林史上的名胜,也是建筑学界的建筑范本,俞樾称其为“吴下名园之冠”。

  上世纪三四十年代,乱世家国梦,回首皆是断壁残垣。新中国成立后,苏州市政府痛心于园林毁损古迹凋零,以谢孝思为主任的苏州市园林修整委员会,开始了一场针对园林名胜和古迹的“抢救性保护行动”。众多园林中,毁损最为严重的留园,就在这场行动中得以蝶变,在一片瓦砾场中重绽芳华。

  谢孝思受命牵头整修园林

  时间回到1949年。是年5月,苏州市政府成立文教局,谢孝思任局长。时隔一年,苏南文物管理委员会接管、整修拙政园,由谢孝思主持。也就是从那时开始,谢孝思与苏州园林结下了深厚的情缘。

  “留园并不是谢孝思主持修复的第一座苏州园林,却是维修难度最大、毁损最严重的一座,也是整修后最为惊艳的一座。”市园林和绿化管理局园管科(现为园管处)原主任科员、留园管理处原副主任左彬森说,在拙政园整修开放后,苏州市政府紧接着在1953年6月成立了苏州园林修整委员会,拉开了苏州园林大规模整修的序幕。

  当时的留园破损有多严重?曾被日军占用的留园,“建筑倾倒,马粪堆积,花木枯菱,家具陈设全被搬空。抗日战争胜利后,园子又沦为国民党部队马厩。五峰仙馆、林泉耆硕之馆的梁柱被军马啮成葫芦形,马粪堆积盈尺,门窗挂落破坏殆尽。园内残梁断柱,破壁颓垣,唯存山池古树,荒芜不堪。”

  彼时是新中国成立之初,百废待兴,经济有多困难可想而知,但为保护古典园林,仍能毅然决策全面修复,实属功在千秋的壮举。谢孝思和之后成立的修整委员会成员,周瘦鹃、蒋吟秋等多位专家学者,会同刘敦桢、陈从周两位教授,着手全面修复留园。

  由残破坍塌到重绽芳华

  留园能被俞樾赞为“吴下名园之冠”,自然不是凡品。而当时的现实是,留园几成瓦砾场,过去没有平面设计图纸,更缺乏完整的建筑照片,对残破坍塌之处,无法觅取原样以及其他参考资料,修复难度之大,可见一斑。

  现有的资料中记载了修复的过程:“南京工学院教授刘敦桢、上海同济大学教授陈从周技高艺精,凭借多年收集的资料和古建设计心得,详细踏勘各部景点基址,对已经坍塌、但尚留有基础的建筑物,在原基础上按照本来风格复建,如假山西部的爬山廊、‘可亭’等处。对已无法查证的,按同一园林风格、工艺、手法,另行设计布局,适当整建,像原园中盛氏所建的‘花好月圆人寿轩’等一组景观,已无资料可寻,就留出基地,改建廊亭。所谓缺者补之,遗者添之,真正是呕心沥血而成。”

  古典园林之精巧,除了造园艺术之外,园内的门窗、隔扇和栏杆挂落,也都有较高的艺术要求,大都需要精雕细镂。而这些构件如配料新制,价格实在昂贵且耗时颇长,委员会向旧货市场和私人旧宅收购了大批质量精美的旧门窗、隔扇和栏杆挂落,精心加工,与园相配,无不妥帖,可谓化腐朽为神奇。当园貌基本恢复后,这批有心人又为园中选配了壁上挂的名人书画和几案上的摆设,以及厅堂的各种陈设,仅各色红木家具就有一二百件,又邀请一流书家撰写匾额等,终使一代名园重绽芳华。

  修旧如旧开创古建修复新范例

  退休多年、依然热心园林保护工作的左彬森,1964年进入园林系统,伴随着留园成长,也见证了这座名园在前人手中焕发新生后的发展历程。

  “留园的建筑密度是相当大的,其修复速度之快,令人难以想象。”左彬森介绍说,根据相关志书上的记载,抢修留园从1953年春天开始,至年底竣工。中间除于清扫整理的三个多月,用资4.7万元,实际修复时间仅花了100天,就基本恢复了留园旧貌。1954年元旦,留园对外开放,门票为人民币5分,游人日以万计。

  在整修之前,苏州市委对苏州园林的修复工作,提出了“重点修整,一般维护,先修名园”的修复原则和“少花钱,多办事,勤俭办一切事业”的方针,要求“以整修留园为重点,把园林修好。”留园的成功修复圆满完成了这个任务,引发业界的关注与品评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留园采用从民间收集旧宅材料,再根据亭堂楼阁历史记载情况进行修复的做法,成为我国古建修复的新范例,与后来国家倡导的“修旧如旧”不谋而合。1956年,梁思成的研究生郭黛妲、张锦秋写成论文《苏州留园的建筑空间》刊登在清华大学《建筑文论集》上,成了建筑系学生的教材范例。而谢孝思和其带领园林修整委员会就是创造这个奇迹的领头人,为其他园林修复提供了范本、奠定了基础。

  1956年2月,《苏州市园林名胜古迹1956-1967十二年修整工程规划(草案)》出台,对怡园、网师园、留园东部等园林的修复做出了具体的规划。1959年7月,园林修整委员会更设为园林修建委员会,进一步调整充实了委员名录,为苏州园林的全方位修复建设了“专家库”。

  1989年,84岁高龄的谢孝思回顾往事,最忆仍是留园。他提笔写下了《自此长留天地间》,回忆留园修复的点滴。也正因为有他、有他们,苏州园林得以长留天地间。

  (张丫)

分享到微信
使用"扫一扫"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

苏州新媒体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(C)| 本站内容未经许可不得转载| 苏公安网备 32050802010018号

苏ICP备12032443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:32120170010|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:1010571 |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:苏B2-20140518

Copyright (C) 2009-2015 www.subaonet.com All Rights Reserved